Google员工们亲述工作里所有最讨厌的事

Google员工们亲述工作里所有最讨厌的事

一份在Google里的工作。

它是职业天堂,对吧? 在地球上最大、最雄心勃勃的科技公司里工作怎么可能有不好的?

好,让我们看看这个Quora帖子,这个帖子由当前和以前的Google员工不断更新,来吐槽为搜索巨头工作的另一面。

原来,在Google工作不光意味着免费工作餐和像在校园里骑车一般的工作环境。

 

 

1.你得到你可能想要的一切,但它只花费的实际上是对你最重要的东西。

谷歌前高级客户经理Joe Cannella说道:“基本上,你最终会花大部分时间来吃谷歌食物,和谷歌同事工作,戴谷歌装备,谈话时用谷歌的专用缩写词,在谷歌手机上发送谷歌电子邮件,并且你最终忽视了离开了大谷歌的生活是什么样子的,你的生活的每一个角落都在强化一个想法,那就是你如果想跳槽那你就绝对是疯了。

 

2. 很难与你的同事真诚相待。

前软件工程师Vlad Patryshev说道:“除非是你的朋友,否则很难与人讨论任何问题。有目标的讨论是非常罕见的,因为每个人都是局限于自我的,对其他人的意见不感兴趣,除非这些人是对他很重要的神。

 

3. 如果你说Google不棒,没有人相信你。

前软件基本架构工程师Katy Levinson说道:“人们一脸正气的问你为什么辞职,或者你是不是还在那里工作,并坚持认为Google的一切肯定是完美的。他们只想听到你对进入Google感到多么的幸运、多么的激情。如果你辞职了,或者你只想讨论彩虹和小马而不愿讨论工作,几乎每个人从我的母亲到我的出租车司机都会要求你解释为什么你会对在Google工作不感到振奋。

 

4. Google雇用的全是最好的人,几乎每个人都被埋没。

一位匿名人士谈到:“来自最顶尖的十大高校的学生却在为Google的广告产品提供技术支持,或者手动删除YouTube上的举报内容,或者为AB test网站上按钮的颜色来写基本代码。

 

5.中层管理充满危险的政治性。

一位匿名人士谈到:“这个政治性质最明显的领域是绩效管理和招聘。一个经理为了能够在系统内管理好他的团队而做的政治交易和伪造的数量非常伤士气(最近好像变好了点儿)。为了提拔某人,你需要提前一年开始准备提案,并且由于这个规律,这意味着你不能跟你团队里的其他人分享太多的功劳。”

 

6. 有太少的傻瓜。

“天才太多了,所以有才并不会保证你能进入好的项目,因为有成千上万同样聪明的人在排队,他们的才能同样没有得到充分利用。但公司里刚好有一点儿傻瓜,你必须证明你不是傻瓜中的一个,”一位前工程师说。

 

7. 你在那里工作八年,却可以永远不会得到晋升。

匿名:“你可以被忽略,甚至被忽略的很惨。我知道有人已经做了8年SWE了,等级却依然是L4,从来没有被提升过。

 

8. Google员工都非常出色,甚至有一个关于这个的内部笑话。

匿名:“我曾经和同事开玩笑,Larry和Sergey分别在他们自己的游艇上出去玩,他们的游艇是绑在一起的。他们各自坐在游艇的躺椅上,抽着雪茄,并高举Google员工的照片。照片上写着 “我曾在跨国电信公司GM上班,有哈佛MBA,现在正在Orkut(Google的社交网络)做客服。” 然后他们会大笑起来,碰一下他们的雪茄和苏格兰酒来庆祝。这当然是不可能的,因为他们都不会抽雪茄或喝苏格兰威士忌,剩下的都是可能的。

 

9.谷歌太大了,以至于它可以错误的雇佣你。

匿名:“我被Google挖过去担任管理职务。我被聘用的同时,跟我同名的另一个人也被雇用了。人力资源部门不知在哪儿把东西可怕地搞混了。当我开始工作时,我在一个与合约不同的非常初级的职位。这个职位也适合那位同时被录取的同名的员工。就业合同是不明确的,相关的人力资源工作人员早已离开去为另一家公司工作,所以没有人可以理清楚。

“最终,谷歌支付了我的跨越地球的搬家费,并且又立马把东西搬回去了。他们只给出一些’这不算,错了,错了,错了’的理由。

 

10.公司只关心可衡量的改进。

Katy Levinson说:”任何不是基于硬度指标的改进都被认为是浪费时间。” 可用性?Bug的数量?没人关心。如果你不能测量它,没有人对它感兴趣。

 

11.许多初创企业绕在了Google的前面,因为他们违反了法律。

前软件工程师Sean Gerrish:“Google必须小心谨慎,以避免诉讼。一般来说,Google不能像违反版权法,及时不会立即产生重大影响。这种情况会更加恶劣,因为政府的法律会影响到Google本身。相比之下,许多初创企业可以饶子Google前面,并不是因为他们在执行方面表现更好(尽管其中一些在执行方面更好),而是因为他们在被发现违法之前已经走得很远。”

 

12.项目随时被任意取消。

匿名:“到目前为止,对我来说最大的负面因素是,是似乎任意取消项目。雪上加霜的是,在取消的项目的工作过的人的晋升申请也被驳回,因为他们没能产生影响。

 

13. 在湾区,生活费是疯狂的。

前软件工程师Adrian Carballo说:“在湾区,生活费用是疯狂的,如果你下班离开了Google的MTV园区,除了和你的同事一起工作或和他们一起玩外,你也没有什么可做的事。Google园区有全天候的免费的食物,有许多咖啡馆,健身房,洗衣房等。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当你开始使用所有这些福利时(因为它太方便),你便花越来越多的时间在办公室,你也便越来越多的和你的同事在一起玩。

“我最终决定,是时候离开Google走向自由了…即使我必须付出代价。

“PS,我也将会很快离开湾区。

 

14. 有一群聪明的人,他们却是糟糕的经理和领导。

“人们被提升为管理职位 ,并不是因为他们实际上知道如何领导/管理,而是因为他们恰巧是聪明的,或者因为没有其他的晋升渠道”,一位前技术项目经理说, “所以,Google有一层高智商的糟糕的经理和领导。

15. 一些嫉妒的朋友因为没有进来而讨厌你的工作。

匿名:“聚光灯下。Quora的问题。一些因为没进公司而憎恨你的工作的朋友。可疑的媒体文章声称公司的每一举动关系到一个大的计划,等等。这都老生常谈了,没有人想让喜欢你的工作。

16. “我在Google的三年里遇到了100名全能人才,有趣的人屈指可数。

“他们一遍又一遍地雇用同一个类人,”一位匿名评论者说。

“同样的背景,相同的10所学校,同样的世界观,相同的兴趣。毫不夸张地说,我在Google的三年里遇到了100名优秀全能人才,有趣的人屈指可数。

 

17. “在谷歌工作的最糟糕的部分… 感觉被埋没了。

前软件工程师John Miller:“对我来说,在Google工作的最糟糕的部分是,和对于许多其他人一样,就是感觉才能没被充分利用。作为一个有着约25年编程、管理和架构经验的人,我没有去做任何一件一个只拥有大约只有2年工作经验的优秀学校的学生不能做得更快、更好的事情,这是一个令人沮丧的情况。

18. 白纸黑字写清楚。

“如果你刚被Google录用,要拼命谈判,要提出苛刻的要求,并确保一切都以书面形式写下来。Google做的许多模糊的承诺都似乎无法实现。

 

19. 不要相信炒作。

Jeff Nelson发明谷歌Chrome:“你从谷歌外面听说的关于谷歌的一个很大的一部分都是狗屎。通常,这些狗屎由谷歌人传播,因为它有利于公司的声誉。当有人提出了一个很好的噱头时,他们甚至可以在其他Google工程师之间获得一些尊重。使Google听起来像一个美妙的工作地点被认为是“Googley”,尽管这个观点很大程度上是扯淡的。

 

20.不在总部工作是“职业自杀”。

匿名:“显然,人们总是可以选择在偏远的办公室工作,但长远看来,这是扼杀了前程。

 

21.您的办公空间可能太小。

产品设计师Anne Halsall:“如果你必须在四个主要园区建筑之一里工作,你的空间很可能会非常狭窄。在一个小房间里看到三到四个员工,或者几个管理员共享一个办公室,都并不鲜见。所有开放的区域都是食物,游戏,电视,技术会谈等,想找到一个安静、隐私的地方思考一下都惊人的难。

 

22. Google太大了以至于你很难有任何影响。

“我在谷歌工作了三年。离开Google很艰难,但有一个主要因素帮助我做出决定 – 作为个人能对公司业务产生的影响实在微乎其微。像很多楼上的说的一样,Google是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印钞机,多亏了AdWords。除非你是一个极其有才华的工程师,能创造新的东西。更有可能的是,你只不过是一个拿着一罐润滑油来给这台机器堵塞的地方润滑一下的小孩。

 

23. 中层管理很平庸。

“我想说的是每日平庸想法的中层管理,他们完全专注于指标,而忽略了所有其他因素。他们只想求稳,他们不知道如何激励他们的员工,他们依赖Google的名称和声誉来为他们做这些。

 

24. Google员工可能会陷入琐事。

“在Zurich,有一个安静的房间,人们去放松,或休息一下。有非常漂亮的鱼缸,你可以浪费你的工作时间在那里,看着鱼做鱼做的事情。有一个100 +回复的电子邮件只为了讨论从该房间搬走按摩椅,因为据说有人因为按摩椅太吵而无法睡觉。

 

25.公司文化是不成熟的。

这儿就像’从来没有’之地 – 人们从来不长大。他们在任何时候喝酒,不断社交,玩游戏,几乎不工作。

 

26. 你不能远程工作。

自由撰稿人Dimitar Bojantchev说道:“对我来说,最扼杀我的是无法远程工作。我在过去的5-6年都成功的一直在远程工作。

 

27. 工作人员因为梦想新事物被奖励,即使这个新事物并不被需要。

Katy Levinson:“这导致了虚假的难以控制的梦魇,看看那些频繁被丢弃的无人维护平台便知道。我们内部有四个官方的JavaScript库,为什么?因为创建一个新的JavaScript库可以帮你升职!

 

28. 我不属于我的团队。

高级产品分析师Paul Buttery:“我的第一个星期比我预想的更加令人恐惧,我感到了俗称的骗子综合症。我的新团队的成员是超级聪明和有成就的,他们并不“我大学全A”的这种聪明,而更多的是“我创建了Google Mars,并在我在法定饮酒年龄之前发明了十多项专利”的聪明。

“大多数人在Google地图或者斯坦福的Sebastian Thrun(自驾车,Udacity)里工作过,我该怎么在这里提供价值?事后看来,我真的不属于我的团队。

 

29. Stepford工程师。

前工程师Nathan Yospe:“Google招聘的工程师符合通用类型。他们擅长算法,数据库概念,交易处理,扩展等等。他们通常没有产品领域的专业知识,这种文化奖励了那些解决棘手的技术问题的工程师,并抛下了那些从事更难的产品开发的人。他们将产品从版本1提升到真正伟大的版本3,通过抹去棱角,基于客户反馈功而添加功能,以及维护和调试产品。”

30. 糟糕的经理也可以在那里仕途亨通。

Nathan Yospe:“我在一个较大的非MV园区工作过,我在那段时间遇到的唯一的智力刺激即使面试的过程。并不是我遇到了许多聪明的人,但我确实遇到了很多相当平庸却被人们相信是聪明的人。我看到了很多跪舔政治的。我的团队领导两年多没接触过代码,当年做程序员时也非常无能,团队的技术领导在做用户体验方面马马虎虎,但却并没有别的特长。

文章来源 / Business Insider

译 / 周为民